• up and down - [无所谓]

    2011-11-27 | Tag:

    一切都会过去。

    It almost seems like yesterday,where do the good times go.

    这一切都不重要
  • 我们走过来了,那么心呢 - [体会]

    2009-04-16 | Tag:

    有太多的事情如海浪一般朝我袭来,我用过于平静的心态来一一应对,像是在看别人的一出戏。我始终悠然自得地沉浸在自嘲的情绪里,却忘记了身边的确有一双双的眼睛在关切地看着我,想到这一点,我就很不安。我用最直白的方式伤害了那些眼睛,即便是在照片里的一个小小的背影,都能让我想起那一面心疼的眼神。

    我们走过来了,并且直视前方,坚定不移,只是落了一些东西在过去。我没有权力和能力哭喊着要把落下的东西追讨回来,而那些遗憾也被很好地收藏在不知名的保险柜里,也许它们才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。得到的...
  • 掩藏 - []

    2009-02-20 | Tag:

    人往往在遇到一些事后,找一个机会把自己掩藏起来。

    抄诗、唱歌、贴照片,或是认识新的朋友,做以前不敢做的事,然后自以为自我曝露并能赢来豁然开朗,事实则是刚好相反。这样的初衷只是来源于可怕的自我,将自我掩藏起来不被发现,直到某一天被再一次开采。

    男人往往要比女人脆弱,原因大概也来于此。

  • 看,那光! - []

    2009-01-13 | Tag:

    《人与自然》很早以前就开始连载陈丹燕的旅行札记《北纬78度》,之前看了都没有太多的观感,只是嗅到一丝寒冷的气息,并承认她对文字的掌控能力比较强。 但看到连载三时,忽然有了感觉。 挪威朗伊尔城出现了美丽的极光。 她和同行的人一起走在寒冷之中,全然不知自己的体温已经下降到了32度。但就在全身几欲僵硬之时,他们看到了极光。 在那一瞬间,她想到了自己去世的爷爷,爷爷对她说过的话,告诉她关于宿命,以及那些去世的人,让她想到了那些人们兴许都要通过那道光而通向永恒。爷爷也因为是第一个离开她的人而让...
  • 最近的学习和生活真的是波澜不惊,连偶尔的情绪崩溃都让我觉得自己过于矫情。

    重新翻了很多书,包括博尔赫斯与科塔萨尔,忽然对人生有了新的体验。(这种说法本身就很矫情我知道)

    彭涛的作业选了萨特的《禁闭》来分析,仿佛是在与《绿岛小夜曲》作呼应,认真地借了好多书来看,一直写到凌晨三点半(把不用功的部分过滤),写完之后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仿佛是终于给自己的这一年做了一个交代。我想说,我懂了。

    好或不好,只是自己的一个选择,是我选择来到这个世界,...